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黄永松:《中国童话》寻找中国文化的根
  • 2012年12月22日  来源:齐鲁晚报
  • 【PDF版】
  ▲ 黄永松近照
  本报记者 师文静
    《中国童话》是台湾汉声享誉全球的世纪经典版本,这部包含掌故、神话和民间传说的童话集自1982年出版以来,三十年畅销不衰,成为一代又一代华人共同的精神财富。今年恰逢《中国童话》出版30周年,日前读客图书首次引进大陆简体版,并更名为《最美最美的中国童话》。作为汉声杂志的创办人以及《中国童话》的主编,黄永松对这部经典的成书背后的故事了如指掌。
>> “我们被西化得太严重了”
  齐鲁晚报:上世纪80年代出版《中国童话》的背景是什么?
  黄永松:1970年至1980年,台湾新生一代的孩子多半阅读翻印自欧美、日本的儿童书籍,很少能看到图文优美的中国读物。孩子们只认识德国的白雪公主、美国的米老鼠、日本的无敌铁金刚等等,如此失根于自身的文化沃土,令我们十分忧心。甚至我们自己搜肠刮肚给孩子讲故事,最后却发现,记忆中的故事怎么都是西方的?这种情况使我意识到,我们被西化得太严重了。

  齐鲁晚报:花这么大精力做这部书就是为了抵御西化?
  黄永松:是为了文化的寻根,弥补中国童话、中国文化流失的缺憾。其实要想明天更美好,需要从孩子入手。小孩子觉得是好东西他就会记住,甚至影响他一辈子。《中国童话》就是将我们寻到的中国文化,扎根在孩子心中,唤起孩子的民族自信心、民族自尊心。

  齐鲁晚报:书中包含362个源远流长的民间故事,这些素材是从哪里来的?
  黄永松:上世纪30年代,北大顾颉刚教授、钟敬文教授和中山大学的教授一起做民俗学,从民间采集到很多优秀的传统故事。中国地大物博,故事很多,他们不辞辛劳地访问地方父老,完成了厚达三十册的民间故事珍贵资料,这就是我们的原始资料。在着手做《中国童话》之前,我们还做过多年的田野调查,也积累了大量的材料。我们遍访民间故事传人,形成本书最初的故事库。
>> 传统的故事体现现代的价值观
  齐鲁晚报:做这套书,挑选故事的标准是什么?
  黄永松:我们的基本原则是健康、进取和有趣。所谓健康就是无害、无毒素的意思。为了不使孩童读后产生副作用,我们尽量减少迷信的色彩,多给他们灌输积极进取、乐观向上的价值观,这样才能帮助他们成长。另外,书中的小故事,看似朴实无华,其实里面有无数的技巧。在不失原有主题和趣味的前提下,将采集到的资料改写成为完整、符合现代价值观的故事。改写完毕后,我们把汉声所在的七十二巷的小朋友都找来,让阿姨念给小朋友听,以检验故事是否符合他们的口味。要让玩耍中的小孩听了故事后,产生莫大的兴趣,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齐鲁晚报:这套书中的故事与其他童话故事相比,有什么特色?
  黄永松:内容编排方面,这套书是依照农历,以一年每天一个故事为原则,并顺着中国节庆,发展出节令掌故、中国历史和科学故事、伟人故事、神话、民间传说等。用各类故事交替穿插的手法,期望孩子们在逐日读完一年的故事之后,可以奠定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兴趣和认识。
  在阅读方法上,五六岁孩子已经能借着认字来进入这些故事,但在工作日趋繁忙、两代之间常发生隔阂和代沟的情况下,我们更希望父母亲能按照日期,以口耳相传的方式,每天晚上讲述一个故事给孩子听。为此,我们在每一篇故事的后面都附加了“给妈妈的话”,增加了故事的诠释和故事所附带的背景知识。

  齐鲁晚报:这本书的插画非常精美,运用了传统年画、皮影、刺绣、剪纸、壁画、雕塑、石刻等元素。这些插画素材是从哪里来的?
  黄永松:这些都是中国最传统的民间艺术,很多都濒临失传,被我们淡忘了,但只要花工夫去找,总能找得到。
  为了让《中国童话》更具民族的风格,我们除参照汉声十年来所汇集的美术资料外,还从故宫、大英博物馆申请许多珍贵的幻灯片。另外,我们走访了很多民间刺绣、剪纸和木刻世家,实地取材。
>> 文化需要相互碰撞才好
  齐鲁晚报:现在重新出版《中国童话》大陆简体版有什么意义?
  黄永松:我们今天科技太发达,小孩子都会玩电脑、玩iPad。但这个电子化的世界没有妈妈的语气、没有口耳相传的亲情传递,没有沟通,更重要的是没有信息的过滤。过度依赖这些电子设备会造成生理上的伤害、情绪上的伤害,会使得孩子越来越孤立,社会交往能力越来越弱。希望《最美最美的中国童话》可以给启蒙阶段的孩子构建一个健康的新世界。

  齐鲁晚报:很多人提起童话都有这样的疑问:中国有童话吗?请您谈一下“童话”的定义?
  黄永松:“童话”是个外来语,西方人认为童话就是讲给儿童听的神话故事。但我们出的这套“中国童话”,不仅有神话、传说,而且还有历史、科技故事。所以,我们采取的童话定义是广义的。严格说起来,我们这套丛书应该叫做“中国儿童故事”才对。只是“童话”二字既精简又容易上口,所以我们还是沿用“童话”二字。
  至于说中国没有童话,我觉得不对,童话也好,神话也罢,中国都有,只是缺少人整理。我们中国除文字教育外,还有一种口传教育,比如过去老人在院子里讲故事给小孩听,这就是一种小传统的口传教育。小传统有时比大传统更容易深植人心,小传统文化使得我们中华民族几千年下来,仍是一脉相传,我们的文化没有断掉。

  齐鲁晚报:现在孩子读的书大部分是国外的,中国童话相比于外国童话,它的魅力体现在哪些方面?
  黄永松:中国童话更接地气,更适合中国孩子的口味。但好的童话故事都应该给孩子讲,越丰富越好。我们给孩子讲我们自己民族的故事,并不是说外国的童话不好,但你不能只有外国的童话。你应该先要知道自己文化的根。同样,也不能只接受中国的童话,文化需要相互碰撞才好。

  齐鲁晚报:有人提起传统文化就觉得那是老古董,僵化腐朽,您怎么看待这件事?做《中国童话》的时候考虑过传统的东西如何让现代人接受吗?
  黄永松:这是传统文化和现代文化的问题。它们都有优质部分和劣质部分,所以我们取优质的传统文化来弥补今天的新文化,让它更优质。
  《中国童话》的编辑是我们精挑细选的年轻人,要想使《中国童话》成为有趣、人人可读的书本,必须要更多年轻人参与才行。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通信地址:中国 山东省 济南市泺源大街6号F15   邮编:250014   E-mail:wl@qlwb.com.cn
电话 新闻热线:96706   报刊发行:0531-85196329 85196361   报纸广告:0531-82963166 82963188 82963199
副刊青未了:0531-85193561   网站:0531-85193131   传真:0531-86993336 86991208
齐鲁晚报 版权所有(C)   鲁ICP备0500434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