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娘
2017年05月22日  来源:齐鲁晚报
【PDF版】
   □姜毅
  1940年初,父亲所在的八路军三支队经过邹平县北部的焦桥镇,与日伪军发生激战,父亲腿部受了伤,无法跟随部队继续行动,就被秘密安排到附近村一户老年夫妇家养伤。
  父亲住下来,两位老人给理了发,找来旧粗布衣裳换下黄军装,又把随身带的长枪埋到墙脚下。白天父亲躲到地瓜窖里,晚上才接到屋里。大爷托先生开了药,每天晚上为父亲清洗伤口,大娘还先后杀了两只鸡为他补身体。父亲的腿伤好得很快,20多天就能下地了。很快,父亲打听到部队已到博兴和广饶一带活动。想要追上部队,这100多里路上多是敌占区,没有日伪的“良民证”怎么办?还得想法带上那杆长枪。父亲找两位老人商量,还是大爷想出了办法,先是筹借些钱,托亲戚到邹平县城买通伪六团的人,办了张“良民证”。大爷又借来一辆骡车,车上装满黄麦穰,把枪藏在里面,有人查问就说帮亲戚盖房子去。那天早晨,就要上路了,大娘把一袋干粮搭在父亲肩上,千叮咛万嘱咐。父亲想起这么多天来,两位老人不怕受到牵连,对他体贴照料,他紧紧拉着大娘的手,动情地说:“大娘,我的母亲早年就过世了,你们二老对我这个普通战士像对待亲人一样,如果不嫌弃,我就认你做干娘。”
  解放后,父亲曾回到这片热土寻找两位恩重如山的老人,却没有打听到消息。1959年夏天,父亲收到二叔的家信,“干娘”终于找到了,可是干娘的老伴已经去世了。那年夏天,父亲把干娘接到沈阳工作的部队住了有半年多,还到医院为她治好了头晕病。这张照片就是老人去沈阳时留下的,也是她一生仅有的一张照片。

本稿件所含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齐鲁晚报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网友为此稿件打分的平均分是:
齐鲁晚报多媒体数字版
按日期查阅
© 版权所有 齐鲁晚报
华光照排公司 提供技术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