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圆饺子
2017年05月25日  来源:齐鲁晚报
【PDF版】
   □刘恒杰
  不知道什么原因,我从来不吃馅里放有葱花的饺子。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我们那里的生活还非常贫穷。由于我家劳力少,从生产队里分得的粮食要比其他人家少得多,生活很是困难。饺子是庄户人家的好饭食,记忆中,只有到了冬天下来大白菜时,才能吃上几回饺子。那时,白菜馅里唯一的佐料就是葱花,可是我却从来不吃馅子里放有葱花的饺子。没办法,母亲就在剁好的白菜馅里先不放葱花,等包上二三十个,看看够我吃一顿的了,再将切碎的葱花拌在馅子里。下饺子时,也是先将馅子里没有放葱花的饺子单独下,煮熟捞出后,再下馅子里有葱花的。日子穷,用来烧火的柴禾也是一根一根数着烧。后来,母亲又想出了一个办法,在包饺子时,先是把馅子里没放葱花的饺子的两个角捏在一起,这样做成的饺子就变成圆圆的了。如此一来,圆圆的饺子和有葱花的饺子在锅里一起下,也不至于吃混了。
  后来,两个姐姐也能帮母亲包饺子了,就学着母亲的样子给我包圆圆饺子。可是,有一次,二姐竟偷偷地用有葱花的馅子给我包了一个圆圆的。饺子煮熟后,一家人都坐下来吃,谁知道,我第一个就吃到了那个放有葱花的圆圆饺子,我一下子呕吐不已。那顿饭我再也没有吃一个饺子。为了惩罚二姐,父亲让她背着我到村西头的小店铺里买了两块用花纸包着的糖。因为我的哭闹,我还有了一次逃学的理由,和已辍学的几个小伙伴疯玩了一下午。
  初中毕业以后,我去了泰安师范学校读书。那时,已经开始实行联产承包责任制,家里的生活条件好了许多。可是,因为远离家乡,就难得吃上母亲和姐姐为我包的圆圆饺子了。每周星期五的晚饭,学校食堂给每个学生发两个大蒸包,而食堂里的师傅是不会因为我而不在馅子里放葱花的,而且他们压根儿也不会相信,天底下会有不吃这玩意儿的人。这样,每到星期五吃晚饭时,同学们都在津津有味地吃大蒸包,我却一个人躲在宿舍里啃凉馒头。那时候,我就会想起一家人围坐在一起吃饺子的情形,禁不住潸然泪下。后来,班级的生活委员发现了这件事,就告诉了班主任,班主任就去找食堂的师傅商量。从那以后,每到星期五的下午,食堂的师傅在包大包子时,就先给我包出两个馅子里没拌上葱花的大包子。他们也是将大包子的两个角捏在一起,包完了,再将葱花拌进馅子里。这样,一直到我毕业。
  那年元旦我结婚了。婚后不久的一天,我下班回家,看见桌子上放着两盘热气腾腾的饺子,其中一盘是圆圆饺子。我这才忽然想起,我从没有和妻子说起我不吃馅子里有葱花的饺子这件事。问妻子,她说,母亲在我俩结婚的前几天,就已经告诉她了。


本稿件所含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齐鲁晚报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网友为此稿件打分的平均分是:
齐鲁晚报多媒体数字版
按日期查阅
© 版权所有 齐鲁晚报
华光照排公司 提供技术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