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现外星人一个严肃的冷笑话
2017年07月02日  来源:齐鲁晚报
【PDF版】
     “NASA(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即将公布发现外星人了!”最近,国内外一些媒体纷纷援引黑客组织“匿名者”的消息报道说,NASA即将宣布发现外星人的证据。但该消息随后遭NASA出面辟谣。
  每隔一段时间,都要传出一段“发现外星人”的谣言,然后被辟谣,以至于这类新闻听起来更像是笑话。确实,目前所有“发现外星人”的消息,都是不同人出于种种目的编造的谣言。但是,没有找到外星人,也许是一个比找到外星人更值得让我们感到恐惧的事实。

  本报记者 王昱

外星人谣言满天飞
  近日,“匿名者”在Youtube账号发布一段视频,声称NASA副局长托马斯·楚比兴在此前一个国会听证会上说:“我们的文明即将在宇宙中发现外星生物的证据。”
  消息一经爆出,立刻在全球互联网上引起轩然大波,大家都觉得,连NASA的“二当家”都这么说了,那消息还能有假?这种半真半假的谣言是最具杀伤力的。事实上,今年4月,楚比兴的确在美国国会举办的一个听证会上做过证,但他从没有说过“即将在宇宙中发现外星生物的证据”这种话。听证会当天,可能就是为了防止议员老爷们往那个方面瞎想,楚比兴还特意强调了一句,说NASA目前在地球之外“尚未发现生命的明确迹象”。
  6月26日,真相进一步明确,楚比兴本人通过推特再次澄清:“与一些报道所说的相反,NASA没有事关地外生命的待定宣布。”
  其实,具体到中国国内,这轮“发现外星人”的风波不是近一段时间以来的第一次,就在前不久,一则消息已经将国内的外星人话题推向高潮。该消息有鼻子有眼地描述说:“自1972年12月结束阿波罗登月计划后40多年来,美国再未进行过任何载人登月任务。一种观点认为,这是因为所有25名飞往月球的美国宇航员都曾在月球上发现过不明飞行物,出于对外星强大科技的畏惧,NASA放弃了载人登月任务。”消息还提到,“嫦娥三号绕月飞行的第一天,就发现月球上有不明飞行物飞过;今年,日本天文学家也在月球表面拍摄到了好几个500米到1000米长的黑色物体。”
  但事后经国内正规媒体考证后发现,BBC压根没有类似的新闻报道,霍金也从未警告人类不要登月。事实上,霍金是人类殖民太空的积极倡导者,主张人类应当在最近50年以内“至少殖民火星和月球”,至于什么嫦娥三号发现的“不明飞行物”之类更是子虚乌有。这篇报道后来被证实是网络营销号为“吸粉”而编造的谣言。
  一个又一个发现外星人的谣言接连倒下,却又不断有新的谣言吸引我们的眼球。这就不禁让人问一句:我们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对外星人有这么大兴趣的呢?
冷战“造就”外星人
  追根溯源,现代人对外星人的好奇心,是在1947年被点燃的,这一年因为发生了两件“奇闻”而被称为“外星人元年”“UFO元年”。
  其一是这一年的6月24日,一个名叫肯尼斯·阿诺德的男子在华盛顿州维尼亚山上看到了9个高速飞行的物体,并将这一景象录制下来,“飞碟”的概念由此诞生。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飞碟”本身就是以讹传讹,肯尼斯本人并没有说这些物体是碟形的(相反他说它们是月牙形的),他只是在表述这些物体的运动轨迹时,说“它们毫无规律地飞行,就像你向水面抛出一个碟子那样蹦跳”。于是,报社记者想当然地起了“飞碟”这个名字,飞碟就这么叫开了。
  了解了这段真相,就几乎可以否定后世一多半的“外星人发现报告”,因为那些目击者都声称,他们看到了原本就是臆造出来的“碟状飞船”。
  紧接着,更为著名的“罗斯威尔坠落事件”发生。1947年7月8日,美国新墨西哥州罗斯威尔的《每日新闻报》刊出一条“耸人听闻”的消息:“空军在罗斯威尔发现坠落的飞碟。”这条新闻立即被《纽约时报》等各大报刊转载,传遍世界。
  这则新闻中最吸引眼球的是美国军方的态度,罗斯威尔附近的美国空军基地先是发文证实了“有飞碟坠落”,而后又矢口否认,坚称坠毁的只是一个侦察气球。这种前后不一的态度引发了公众的怀疑,于是就有阴谋论者指责美国政府隐瞒了与外星人接触的事实。
  那么,此事的真相如何呢?直到上世纪90年代冷战结束后,美国空军终于肯说实话了:原来,当天在罗斯威尔坠落的真的只是个军用气球。只不过,这个气球并不普通,它是美军针对苏联研究的“秘密武器”。由于该项目是高度机密,当天气球因故障坠落并被民众发现后,军方第一时间慌了神,联想到当时闹得沸沸扬扬的“维尼亚山飞碟目击案”,干脆撒谎说这是飞碟坠落,试图息事宁人。让他们始料未及的是,“飞碟坠落”因为有了官方的背书反而越闹越大,以至于后来军方回过头来说实话反倒没人信了。
  NASA上世纪90年代做了一个统计,结果发现,与“罗斯威尔坠落事件”类似,后来的大多数“发现外星人”事件都是冷战那个特殊环境下被有意制造出来的“误会”。当时的美国,每当遭遇苏联军机入侵领空,却又不想激起民情激愤,或是研究新型飞行器却又不想公之于众时,统统将它们称为“不明飞行物”加以掩盖,苏联方面也不点破。这些新闻经过商业媒体的夸大,造就了冷战时代美国飞碟满天飞、外星人四处走的“盛况”。
  人类对于外星人的兴趣,居然是当时的两个超级大国联袂制造的乌龙。这个真相不知是否会让“外星人迷”感到无趣。
看不见“TA们”更恐怖
  有趣的是,人类对于外星人的寻找,虽然起于“误会”,却诞生了一个值得严肃思考的真问题,这就是费米悖论。它也是NASA当下开始认真寻找地外宜居星球的主要原因。
  1950年,外星人话题正在美国被热炒,以至于在一场科学家内部的聚会上,它也被提了出来。席间,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费米突然很严肃地问了一句:“他们都在哪儿呢?”据说闻听此言,众人起初以为费米在开玩笑,但理解了此话的真正含义后都陷入了沉思。
  这句问话,就是所谓的费米悖论。它的表述是这样的:以宇宙空间的广度而言,理应有与地球类似的宜居星球诞生生命。以宇宙时间的深度而言,理应有一些星球上的生命经历足够的进化,演变为智慧生命,殖民宇宙,来到地球。但现实中,靠谱的“发现外星人”的消息一个都没有那么,这些理论上存在的外星人,他们都在哪儿呢?
  为了精确化费米悖论中“理论上存在”的外星文明到底有多少,上世纪60年代,美国科学界提出了一个“德雷克方程”。按该方程最保守谨慎的测算,银河系“已经演化出高级外星文明”的行星至少有10万颗。
  以人类科技的发展速度推断,这些文明,但凡有那么几个比人类文明先进几千年,就该早已殖民宇宙,但在现实中,我们一个外星人都没看到。
  怀疑“德雷克方程”存在偏差,NASA将天文望远镜瞄向太空,试图重新定义宜居星球在宇宙中的密度,结果却惊奇地发现,宇宙中的宜居星球比预想中还要多。短短几年时间,NASA就发现了开普勒186f等一批地球的“孪生兄弟”。
  如果宜居星球足够多,那么对现状的唯一解释就是生命进化本身出了问题,于是就有了所谓的“大过滤器”理论,即认为宇宙生命在演进中有一道或几道“坎”,大多数,甚至所有生命都因迈不过这道坎而被“过滤”掉了。只有这样假设,才能配平“德雷克方程”,解释为何我们的宇宙中一片寂静。
  这个假设当然令人毛骨悚然,我们地球文明到底是已经迈过了这道坎,还是没有呢?如果是前者,那么我们是宇宙中的幸运儿,但如果是后者,则意味着人类要面临一次未知的艰巨考验,而这场考验有极大可能将使我们的文明灭亡。
  所以,比起发现外星人,找不到外星人才是更令人类奇怪和毛骨悚然的现实——只有理解了这一点,你才能理解NASA局长查尔斯·博尔登在回应外星人谣言时说的那句玩笑话:“我倒很希望那些说我们隐瞒发现外星人消息的人是对的,这样我倒可以睡得安心些。”
  发现外星人,这是一个严肃到令人细思恐极的冷笑话。

本稿件所含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齐鲁晚报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网友为此稿件打分的平均分是:
齐鲁晚报多媒体数字版
按日期查阅
© 版权所有 齐鲁晚报
华光照排公司 提供技术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