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统,法院喊你来断案
2017年11月05日  来源:齐鲁晚报
【PDF版】
  拥有法学专业背景的奥巴马堪称出任陪审员的“优质资源”,这是2000年奥巴马在芝加哥大学法学院教书时的照片。
     最近,本已淡出公众视线的奥巴马再度引发了美国媒体的热议,原因是这位退休总统有望找到一份“新工作”,以便“发挥余热”继续为美国服务。不过,与拿着高薪、把握极大权力的总统不同,这份新工作的工资每天只有17.25美元(约合人民币115元)。不过,不仅奥巴马欣然表示愿意从命,美国媒体也异口同声地给予了正面评价,甚至声称该职业“对美国来说与总统同样重要”。
  是什么职业如此奇葩呢?那就是——公民陪审员。这不是开玩笑,透过这则前总统“再就业”新闻,我们可以一窥“陪审员制度”这个美国司法制度赖以存在的根基。

  本报记者 王昱

在任总统也会被征召
  当地时间10月27日,美国伊利诺伊州库克县首席法官蒂姆·埃文斯在该县一次预算听证会上说,已经征召奥巴马下月履行公民义务、担任候选陪审员。埃文斯还告诉媒体,奥巴马通过他的私人代表“明确无误地”表示,将作为普通公民和库克县居民一样履行公共义务。作为候选陪审员,他将经过抽选才能参加具体案件审理,还要接受上岗培训。考虑到他的前总统身份,法院届时会为他提供特定的安保服务。
  招前总统到县法院去审理案子,有没有搞错?事实上,奥巴马的两名前任——小布什和克林顿都曾经被叫去审理案子,而且这两位前总统也都像奥巴马一样乐颠颠地去赴命。
  2003年3月,克林顿的名字出现在纽约州曼哈顿联邦法院候选陪审员名单上,不过在最终的抽签中,克林顿落选了。彼时,为了偿还在任内因“拉链门”所欠下的巨额债务,克林顿正在全世界疯狂接各种商业演讲以赚取出场费。但对于落选,他还是表示惋惜,并表示如果选上一定会前去“履行公民义务”。
  2015年8月,小布什收到了来自达拉斯法院的征召。他兴冲冲地跑到法院等待抽选,在法院呆了近3小时、被无数粉丝拉着合影后,他最终被告知没有中选。
  更令人吃惊的是,不仅前总统会被征召去当陪审员,有时连在任总统也会被征召。比如,早在2010年,奥巴马就曾被库克县法院征召过,不过当时他以“合理理由”勉强推掉了那次征召——他要准备上一年度的国情咨文。
陪审员们很“业余”
  陪审员究竟是怎样一种职业,能让前总统甚至现总统在受到征召时都要欣然赴命呢?这就要说到美国的司法制度了。
  美国宪法第3条规定:所有犯罪的审理均应通过陪审方式进行,审理应在该犯罪发生所在地的州进行。与联邦层面类似,美国地方各州的宪法也都保障了当事人接受陪审的权利。简单地说,所谓“陪审权利”是指保障当事人所接受的审判能够受到美国其他公民的监督,以保障司法公正。
  在美国的司法现实中,公民陪审团的这种“监督”非常强力,因为按照该国司法惯例,当事人有权选择将案件的裁判权交给主审法官还是陪审团。而在绝大多数刑事案件中,嫌疑犯们往往会选择后者,以期那些业余的陪审团成员们出于同情心或不专业而有可能对自己从轻发落。在这种情况下,陪审员们就成为了“法官之上的法官”,他们的判断将直接决定嫌犯是否有牢狱之灾,甚至是嫌犯的生死。美国司法史上大多数争议巨大的审判都是由陪审团做出的,比如曾被称为世纪审判的“辛普森杀妻案”,面对看似如山的铁证,最终的无罪判决就是由陪审团做出的。
  有庞大的专业法律人员群体不用,偏要让成分五花八门的“闲杂人等”来判案子,这听上去是否太随便了呢?事实上,美国的陪审团制度不仅不随便,反而有一套严格的制度设计:
  首先,与案子有关的人员,包括与原告或被告有关联的人不得入选。初选陪审团时,法官会从选举站的投票名单或者电话号码本上随机选择,形成所谓“陪审团候选人名单”(奥巴马目前入选的就是该名单)。在该名单确定后,控辩双方会轮流对候选人的履历进行审查,否决掉他们怀疑可能有偏见的人,最终选出12名陪审员和12名候补陪审员。在整个审理过程中,候补陪审员是和正式的陪审员一起参加法庭审理活动的,每当一名陪审员因故离开,就有一名候补的顶上。一旦候补的全部用完,审判就可能由于陪审团的人数不足而宣告失败,一切重新开始。
  陪审团的最终意见也并非少数服从多数,而是需要12名陪审员全部同意通过,一旦有一人始终持有异议,即发生所谓“陪审团锁死”,审判也将宣告失败,一切重新开始。
  此外,陪审员们并不直接决定量刑,法官会针对案情对陪审团出具若干个问题,如“指控当事人犯罪的证据链是否完整”等,多数情况下,陪审员们只需回答“是”或“否”,而法官将根据这些回答做出专业的量刑。
  可以看出,在看似粗糙的外表下,美国的陪审团制度其实是一个设计精巧、逻辑严密的审判系统,其精巧的设计让陪审员几乎不用具有什么专业素养。套用美国前首席大法官约翰·马歇尔的话说,“陪审员们只需要具有一个正常人的判断力和道德责任感即可。”
最简单却最艰巨的工作
  这样一说,当陪审员似乎又成了一件很简单的工作。然而,别忘了,正如马歇尔大法官所说,当陪审员除了需要正常人的判断力,还有一项素质不可或缺——“道德责任感”。
  事实上,一旦被选为陪审员,其工作可能非常辛苦,不仅会耽误正常工作,甚至可能挤占你的业余时间——一般的案子,陪审员通常是可以回家的。但是,如果案子引起轰动,陪审员就会被隔离,他们不能看报、看电视、上网,以保证其判断不被新闻媒体的评论所影响,甚至出去买包烟也会被法警跟着,防止其与外界人员交谈时受影响。在旷日持久的“辛普森杀妻案”中,曾有10名陪审员因为忍受不了而宣布退出,以至于候补陪审员差点用光,该案差点被迫重审。
  如此辛劳的工作,能领到多少补贴呢?陪审员补贴是按照当地平均收入计算的,因而各州不尽相同。奥巴马这次领到的“薪水”是每天17.25美元(约合人民币115元),而其作为前总统,每年仅退休金就有20多万美元。可以说,对于美国大多数精英阶层来说,当陪审员真是一桩亏本买卖。
  然而,如前所述,越是公众人物,在接到做陪审员的“召唤”时反而越不敢敷衍推托。这倒不单是因为无理由推托次数多了,会被视为藐视法庭而吃官司。更主要的原因是,大多数美国人将出任陪审员视为一种公民必须履行的义务,而逃脱该义务对于那些爱惜羽毛的公众人物来说无异于“形象自杀”。
  近两百年前,《旧制度与大革命》一书的作者托克维尔在游历美国时,曾经对美国的陪审团制度极度羡慕。他盛赞说:“正是得益于实行民事陪审制度,美国的法治精神才渗透到了社会的所有阶层。”
  有趣的是,在奥巴马应征陪审员后,美国各媒体纷纷对其不吝溢美之词,说这是“与总统同样重要的工作”。反倒是喊他去的法官埃文斯对奥巴马的表扬比较“平淡”,他是这样说的:“我很高兴他愿意履行作为一个公民的义务——就像我们所有其他公民所做的一样。”
  公民,这个夸赞看似平常,又何等崇高。

本稿件所含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齐鲁晚报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网友为此稿件打分的平均分是:
齐鲁晚报多媒体数字版
按日期查阅
© 版权所有 齐鲁晚报
华光照排公司 提供技术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