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木作彩绘,古建筑保护是技术活
2017年11月05日  来源:齐鲁晚报
【PDF版】
  在孔庙,工作人员对古建筑的檐木构件表面按传统工艺流程进行处理。
  在孔庙对古建筑内部彩绘进行修复。
  在孔林对古建筑外檐进行彩绘重绘。
     前段时间,一部热播的纪录片《我在故宫修文物》,使得深宫古院里的文物修复工作者成为公众关注的“网红”。其实,在山东曲阜,就有一个与故宫、承德避暑山庄并称为古建筑修缮“三驾马车”的团队——曲阜三孔古建筑工程管理处。
  一笔一划的彩描贴金、千削百刨的木工手作……他们凭借打磨抛光的老手艺,日复一日地做着枯燥而又精细无比、不容有误的工作,修复了孔府、孔庙、孔林金顶红墙的庙宇楼台,还参与了北京中南海西花厅等多项国家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维修。在那平静的重复之中,时间的坐标却是千年。
  在文物修复工作中,古建筑修缮是一个重要的分支。
  说起我国的古建筑群,最著名的就是三大宫殿,即故宫、承德避暑山庄、三孔(孔府、孔庙、孔林)。这三大宫殿代表了中国古建筑的最高水平,对它们的修缮可谓丝毫马虎不得,曲阜三孔古建筑工程管理处便是主要承接三孔修缮的队伍。
  曲阜市三孔古建筑工程管理处,其前身是上世纪五十年代初的曲阜市文物管理委员会古建筑修缮队。管理处的技术工人均来自修缮世家,其祖、父辈就从事孔氏家族的房屋等修缮保养,世世相袭,代代传承,聚集了一大批高水平的文物保护管理人员和技术工人。
  61岁的孔祥民是这个团队的负责人,毕业于东南大学古建筑保护专业。作为有着30多年古建修缮经验的“孔府匠人”,如今他带领管理处的200多位匠人一起对“三孔”古建筑群进行修缮,保证了原形制、原结构、原材料、原工艺的“四保存”修缮原则。孔祥民回忆说,他的师傅以及师傅的父亲都是世世代代为孔家建筑进行修缮的,“过去工匠没文化,靠的就是师傅的口口相传,能把这些技艺传承下来的人不多。”
  以木作为例,所用的部件从头到尾都是手工制作。木料要因材施法砍、削、刨,小的圆料,会打上墨线,用斧头细细劈成方料;大的圆料,会用大锯锯成一块块的板材,再开成小料。从原材料再变成眠床、羹橱、八仙桌,还有各种名目繁多的嫁妆,则需要动用鼻尖刨、碗底线刨、铲刨等几十种刨、锯子、凿子。用传统手艺打造的家具,不用一根铁钉,榫卯严丝合缝,历经几十年甚至上百年都不会开裂或者散架。熟知各类木材特性,精通擅用一整套木工工具是成为一个大师傅的基本功。而要成为这样一个大师傅,要花上几年甚至十几年的时间。
  除了木作,曲阜市三孔古建筑工程管理处还精通瓦作、油作和彩绘。尤其是彩绘,这是管理处的拿手技艺。
  彩绘修复要经过一道道复杂的工序,每一个细节都饱含了匠人们的心血。修缮工程秉持的是老手艺,使用的是老原料。从最初的线麻加工、捉缝灰,到刷墨青、拍谱子,再到填色、退晕和贴金,经过整整24道繁杂的加工工序,一幢古建筑体的油饰彩绘才算真正完成。这些步骤有些单拉出来看似简单,但每一个细节都饱含了匠人们的心血。

本稿件所含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齐鲁晚报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网友为此稿件打分的平均分是:
齐鲁晚报多媒体数字版
按日期查阅
© 版权所有 齐鲁晚报
华光照排公司 提供技术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