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帛揭秘古人的衣食生活
中国最早的祝酒歌原来是周武王所创
2017年11月05日  来源:齐鲁晚报
【PDF版】
  专家在现场为观众讲解。
  古代服装中的曲裾。
  马王堆汉墓遣册食品简(局部)
     “快举起嘉爵美酒,一饮而尽吧,再饮再斟,后续后继……”这是中国现存最早的酒歌,还是至今唯一发现的周武王的诗歌。9月26日,山东博物馆主办的“书于竹帛——中国简帛文化展”开展,一个多月过去了,很多历史迷、简帛研究者和普通观众前往参观,他们在一片片小小的简帛中发现了隐藏其中的鲜活历史。简帛中记载了战国至两晋各个时期的政治制度、法治案件、边关生活、教育医疗以及古代人生活的趣事等方方面面,包罗万象。其中不少内容被参观者津津乐道,尤其是古代人的衣食与宴饮令人着迷,原来古代人的生活这么讲究!
  本报记者 师文静    

真“吃货”的
玉盘珍馐

  我们跟随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研究员、古文献研究室主任、该展策展人刘绍刚老师的解读一起,“穿越”到古代,近距离感受一下古人丰富的生活。刘绍刚告诉记者,古代历史基本上是帝王将相史,极少有记载老百姓趣味生活的历史,而简帛中则记载了,“民以食为天,古代人的衣食住行,简帛中有非常详细的记载。”
  马王堆汉墓出土的简帛中,就记载了一位无肉不欢的轪侯。其随葬品清单中所列举的菜单,均为当时佳肴,看完简直会让我们这些现代人流口水。在刘绍刚的解读中,我们发现菜单中的肉类就有牛、犬、猪、羊、鹿、兔、各种鱼类、家禽等,做法有熬、烤、煎炸、蒸、煮等;此外还有大量果品、饼食,透露出汉代人也嗜好时鲜。看看下面这份菜单:鹿肉鲍鱼、鹤巾羹(鹤肉芹菜羹)、牛逄羹(牛肉蒿菜羹)、牛苦羹(牛肉苦菜羹)、犬肝炙(烤狗肝)、牛濯脾含心肺(煮牛脾和心肺)……只有真吃货,才能吃得这么八珍玉食,吃得这么妙不可言。
  刘绍刚认为,马王堆墓中简帛记载的饮食所反映的食材之广、食品之丰、食法之精、食器之美,真实再现了西汉长沙地区的轪侯家美食配美器的奢华生活。
  此外,湖南虎溪山出土汉简中的《为食方》也是一部汉朝的“美食大全”,记录了各种“饭”“肉肴”的烹饪方法,简文中还记录了很多种调味品,如盐、姜、酒、肉酱汁等。从食材的丰富和制作方法的复杂程度来看,这也是当时贵族的食谱。
豪爽的秦代酒令
展现好汉们的酒风

  中国古人在聚会宴饮时很讲规矩,也喜欢吟唱诗歌助兴。简牍的出土,让我们有幸见到两三千年前的菜单、酒令,以及怎样安排酒席座次等内容,可以一窥古人的烹饪、宴饮场景。
  刘绍刚称,简帛中不仅有美食大全,对古代宴饮也有详细记载,清华所藏战国简中的《耆夜》就记载了周武王宴请宾客的场景,为研究古代宴饮文化提供了丰富的资料。“周武王讨伐黎国大获全胜后,大摆筵席。筵席上出现了周公、召公、毕公、姜齐太公等重要历史人物。大家互相敬酒时,武王赋诗《乐乐旨酒》,这个场景全部被记载下来。”《乐乐旨酒》的部分内容用大白话翻译过来就是“我们健壮英武,正当年华,荡平了仇家,战胜了顽敌;快举起嘉爵美酒,一饮而尽吧,再饮再斟,后续后继……”刘绍刚称,这不仅是中国现存最早的酒歌,还是至今唯一发现的周武王的诗歌,这是一首大气磅礴、充满豪气的祝酒诗。
  刘绍刚说,以上是最高级别的宫廷宴饮,而北大收藏秦简中也记载了老百姓和江湖好汉的酒令:“饮不醉,非江汉也。醉不归,夜未半也。趣趣驾,鸡未鸣也,天未旦。”展现了秦代江湖好汉饮酒时的豪爽和酣畅淋漓,充满酒徒味道。原来2000多年前的古人,竟也是如此生活的。
  说到此处,刘绍刚称,简帛才真正是研究古代历史的第一手资料、最重要的资料。“简牍的出现,从大的方面来说,对于研究中国古代典籍制度、社会法制、交通通讯、文化娱乐等都提供了详细的资料,解决了很多历史上解不开的问题,同时也修正了过去一些错误的概念。当然,简帛对研究古代人生活的方方面面提供了全面、鲜活的记载。这里有古代普通人生活的细节和场景,不仅仅是帝王将相历史,也有平民的历史。”
马王堆轻盈的古衣
今天难以复制

  独特的服饰文化是华夏文明的标志之一,今天我们能看到最早的华夏衣冠实物,就出土于战国时期的贵族墓葬中。刘绍刚介绍,古人死后,会将随葬品清单记录在简牍上一同入殓,这个清单被称为遣册,西汉长沙王后“渔阳”墓出土的遣册就详细记载了古代贵族华服到底有多么华丽、多样和精美。比如,其中一方木楬所载衣物名称达十余种,而且名字都非常美丽,包括白绮绪布襦、青绮复绸裙、素绸直裙等数量逾百件;雪、霜、缇、绀等颜色也多达几十种。
  而在马王堆出土的简帛中,就记载了古代人纺织物种类的繁多,衣服的面料多到有绢、纱、罗、绮、绵、麻布等,品种齐全;印染、印花、彩绘、刺绣工艺也兼备。一些陪葬衣服出土时保存完好,制作精湛,让后人惊叹。这些都充分印证了中国是世界上最早养蚕、缫丝、织绸的国家,西汉时期丝绸大量运往西亚、欧洲等地,中国即以“丝国”著称于世。
  刘绍刚称,普通人的墓葬也会有遣册,会从中看到墓主人陪葬了多少双袜子、鞋子、枕头、裙子、袍子等衣物。在山东出土的汉墓中,女性墓中陪葬的梳子、篦子数量非常多,说明这是风俗。而墓主级别地位高的墓中,还有琴、瑟等物品。遣册记录内容特别详细、全面,可以窥见古人衣冠鞋帽的方方面面,有趣又生动。
  “比如,马王堆出土的辛追夫人墓中,有一件特别轻盈的古衣,我们按照出土竹简记载的编织方法来重做这件古衣,怎么也达不到那种轻薄、细腻的程度,说明织造这件古衣温度、环境等各方条件都已发生改变。而简帛中也记载了古代的被子,但我们真正看到出土实物被子后,多少会感到惊讶和新鲜:古人的被子,不是四四方方的,还特意为人的脖子拐进去一个圆口,这样被子两边可以搭在肩膀上。”刘绍刚说,这刷新了我们的认知。
  刘绍刚称,通过科学的考古,我们获取了很多随葬品清单,而清单记载的文字又能够与壁画和丝织品实物相对应,就说明了这些简帛的重要性。简帛记载的资料成为研究2000多年前古代人服饰文化的重要材料和第一手鲜活的资料。

本稿件所含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齐鲁晚报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网友为此稿件打分的平均分是:
齐鲁晚报多媒体数字版
按日期查阅
© 版权所有 齐鲁晚报
华光照排公司 提供技术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