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记者深入千尺井下,体验一线煤矿工人生活
记者节,我们被鲍店精神感动
2018年11月08日  来源:齐鲁晚报
【PDF版】
  记者们在鲍店煤矿与工作人员合影。
     11月8日,作为中国三个行业性节日之一的记者节如约而至。6日,本报组织部分记者走进兖矿集团鲍店煤矿,深入千尺井下体验一线煤矿工人生活,走访煤矿工人党员先锋及劳动模范,与他们交朋友、近距离沟通,践行“走转改”精神,用脚步“写”出更多更鲜活、有温度的新闻。
  本报记者 马辉 姬生辉 张夫稳 于伟 邓超

深入千尺矿井下
探光和热的故乡

  兖矿集团鲍店煤矿,乔羽曾在这里写下几个大字:“光和热的故乡”。从1982年建矿开始,一代又一代朴实的煤矿工人前仆后继,用他们的智慧与辛劳,从数百米的地下向地面输送着滚滚乌金。
  6日,换上工作服、胶靴,戴上安全帽、毛巾、矿灯和自救器,乘坐罐笼,一分钟左右的工夫,我们就身处矿井巷道入口。据工作人员介绍,从这里算起来,抵达将要前往的工作面至少还有3000米距离。井下的一切虽然简单,但井然有序,各种安全标识、防护设施和救援设施随处可见。煤矿工人们按照指令就能完成一项项任务。
  我们先是乘坐一列井下小火车(人行车),然后换乘“猴车”,到达了交通工具能送达的终点。随后,就完全要依靠脚力了。来到一处上坡处,工作人员给每人发了个扳手,借助扳手拉住转动的缆绳向上攀爬。工作人员说,这个扳手来自煤炭工人的发明,下一步,这里还会安装“猴车”,尽量节省煤矿工人的体力。
  借助矿灯光亮,我们在偌大的巷道里前行着,整个巷道十分宽敞,高度约七八米高的样子,人走在里面并不是很艰难。不知拐了几个弯,渐渐,巷道一侧的墙上在矿灯的照耀下显出一道道光亮。“这就是原煤了,工作面不远了。”工作人员提示。
  在工作面的尽头,庞大的液压支架直伸最深处,割煤机割落的原煤随着运输皮带直达地面的洗煤厂。机械化、自动化程度极高的采煤设备,依然离不开煤矿工人的辛劳。
  30多年,一代代鲍店人接力构筑起了一个井然有序的井下系统,让人惊叹。井下世界,用语言描述是苍白的,唯独你亲身体验过。
36个春秋过去了
鲍矿精神在传承

  自1982年投产以来,鲍店煤矿已走过36个春秋。36载,煤矿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崭新走向辉煌。“风雨同舟,砥砺前行”的鲍矿精神已深入每个人的心中。
  52岁的郑付军在鲍店煤矿工作了30个年头。作为综采一区的党支部书记,他带领工友们攻克一个又一个采煤面,被称为“铁人”。“我曾经连续两个月奋战在采煤一线,瘦了16斤……”郑付军坐在记者面前,轻描淡写地讲述着自己的故事。他认为,采煤一线的矿工,要秉承狼性精神,只有敢打敢冲,才能收获成功。
  刚刚获得全国煤炭行业劳动模范的王燕是鲍店煤矿生产服务中心副主任,她也是煤矿“铁娘子”中的优秀代表。“生产服务中心现有300多人,除了50余名男工,女工占到了绝大多数。”王燕笑着说,女工们不仅承担了地面辅助工作,在机修车间、井下测绘等重要岗位也活跃着她们的身影。
  作为新一代的矿工代表,35岁的“矿二代”许松在11年的工作中经历了从“认路”到“坚守”的转变。大学毕业后,他曾向往过大城市的繁华,羡慕过外面世界的精彩,在父母的强烈建议下他刚回到煤矿是甚至有些迷茫和消沉。“踏着父辈的足迹一路走来,慢慢的对煤矿有了深厚感情,这也让我明白了父亲的初衷。”现在的许松已经是综掘一区的区长,作为200名工友的领头雁,他感觉肩上扛着担子,心中带着责任,“煤矿养育了我,我愿一直坚守。”
矿区有“科技大脑”
被创新力量所震撼

  6日,细雨蒙蒙,一座三层的小楼矗立在鲍店矿主井口附近,小楼门厅处双创基地的logo格外醒目。走进门厅,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中国矿业大学自动化专业暨研究生工程创新实践基地”的牌子。基地工作人员自豪地说,兖矿集团唯一一个与高校建立合作协议的创新实践基地就是这,这也是煤炭行业首家劳模(技能大师)创新基地。
  在一楼的一间展示室,整整一面墙的展架上摆满了专利证书,震撼人心。带着这种震撼,一层一层一间一间参观下来,实训室、创新实验室、青年创客空间、成果交流室、成果展示室、多功能教研室、资料室、各类高精尖测量仪器、仪表……这座三层小楼看似不起眼,其实很“高大上”,它是鲍店矿的“科技大脑”。
  基地的党支部书记、机械制造加工暨巾帼劳模创新工作室带头人王燕的介绍也印证了这座小楼的“分量”。2015年,鲍店煤矿双创基地成立,矿里的劳模大师、工程技术人员、技师、高级技师纷纷报名,短短数月300多人加入基地的双创平台,他们在这里技术攻关、管理创新、学习交流、“传帮带”。
  目前,双创基地已形成8个劳模(技能大师)工作室,累计完成创新成果1960余项,其中13项获国家专利,这些创新成果综合创效超过4.1亿元;“名师带高徒”带出徒弟320多名,解决现场技术问题1500余项次。
高学历“矿二代”
加入机械化大军

  矿井之下会是什么样?煤炭是如何运到地面上的?没下井之前,我心中不时会闪现出一个又一个疑问。6日上午,当我来到了鲍店煤矿后,这些疑问一个个被解开。
  来到井下400多米处,走出罐笼,看到宽敞明亮的通道时,自己兴奋又紧张。随即换乘上晃晃荡荡的“猴车”又前行一段后才得知,原来距井下采煤作业面还要步行一个多小时。
  行进途中我们遇到了很多矿工。交流中得知,他们不少是矿二代,有些还是高学历年轻的矿二代,许松便是他们中的一员。他坦言,毕业选择工作时,也有过彷徨与迷茫,也有过在海边城市就业的机会,可从小就在矿上长大的他,还是选择回矿上,做了一名技术员。或许是为了更高收入,或是受了父亲的感染,他最终还是来到了井下掘进一线,一干就是近10年。
  据现场工作人员介绍,如今采煤已不用人工,全是机械化作业,井下采煤的机械化与智能化水平还在不断提高。此时,我才了解到,井下采煤作业条件已今非昔比,早已不是原来想象的模样。
这支暖心服务队
温暖矿区众人心

  走进兖矿集团鲍店煤矿,与预想中的工业化杂乱景象完全不同,整洁宽阔的矿区道路四通八达,生活服务设施配套齐全,一切井井有条又井然有序。在工业机器轰鸣中,不断有矿工奔赴他们的“黑金”战场。而为这些劳动者带来温暖与幸福感的,除了采掘设备的更新和生活条件的改善,还有一支成立三年的鲍店煤矿暖心服务志愿者队伍。
  单晶晶是第一批加入暖心行动的党员志愿者,在与她的交流中,谈及第一次走进空巢老人赵德文家中的情景,她仍记忆犹新。赵德文从小双目失明,父母双亡,依赖最低生活保障金勉强生活,两个弟弟,一个因骨癌去世,另一个也双目失明。
  “虽然矿区困难家庭较多,但像他家这么困难的实属罕见。”单晶晶第一次见到赵德文时,他正神情呆滞地坐在沙发上,面前八仙桌上的苹果爬满了蚂蚁,冰箱里的食物也已发霉,年久失修的水管滴滴答答漏着水……而赵德文因双眼失明对这些情况完全不知情。志愿者们见状立即行动,清理冰箱、洗床单、修水管……单晶晶还把手机号存到对方手机里,并设定为第一个快捷键。
  从此,志愿者们经常“登门拜访”。三年以来,志愿者们用自己的实际行动书写了鲍店爱心故事中浓墨重彩的一页。


本稿件所含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齐鲁晚报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网友为此稿件打分的平均分是:
齐鲁晚报多媒体数字版
按日期查阅
© 版权所有 齐鲁晚报
华光照排公司 提供技术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