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63岁退休”?先听听公众的意见
  • 2012年09月27日  来源:齐鲁晚报
  • 【PDF版】
  只有相关信息充分披露,公众对我们当前的养老状况和改革的迫切性有一个清晰的了解,才有利于达成改革养老制度的共识,共识达成后再谈是否延长退休年龄才有意义,否则只能引起老百姓的强烈反感。

  □本报评论员 吴华伟

  25日,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董事长戴相龙在上海出席一次论坛时坦言养老金确有缺口,为达到收支平衡,可能会将退休年龄延长至63岁。养老金缺口、延长退休年龄等话题一直都牵动着公众的敏感神经。在此之前,一些学术机构也曾发布研究报告谈及中国养老金缺口问题,但此次戴相龙以社保基金理事长的官方身份承认养老金有缺口,并表示了改革养老制度的必要,这是比较少见的。
  最近几年,中国人口红利日渐缩小,老龄化社会正快速到来,如何改革养老制度,保证全国人民老有所养,是难以回避的话题。但是,面对社会上纷传的养老金缺口问题,官方一直没有明确承认。养老金是全国人民的养老钱,关系到每一个人的切身利益,在这个问题上谨慎表态,避免造成大的影响,可以理解。
  但是,面对复杂的养老问题,要是真想推动养老制度改革,必须要得到公众和社会舆论的理解和支持,尽可能地向公众解释目前养老制度的现状就显得尤为必要。比如在养老金缺口的问题上,存在着形形色色的版本,有的说缺口18.3万亿,有的说缺口1.7万亿,还有的认为根本没有缺口,差异甚大的数据很难让公众对我们国家的养老金状况有一个清晰的认知。
  这一次,戴相龙不回避问题,坦诚存在养老金缺口,并称“那是后患无穷的”,这对于我们下一步推进养老制度改革有积极意义。试想,只有相关信息充分披露,公众对我们当前的养老状况和改革的迫切性有一个清晰的了解,才有利于达成改革养老制度的共识,共识达成后再谈是否延长退休年龄才有意义,否则只能引起老百姓的强烈反感。
  当然,仅仅公开信息还远远不够。公众和社会舆论之所以对延长退休年龄这个问题敏感,不仅仅是因为它关系到每一个人的切身利益,更重要的是还涉及到一个社会公平问题。比如,对于已年届六十的人或繁重体力劳动者来说,现在就一步到位地延迟退休,而没有一个缓冲期,是不是不公平?再比如,众所周知,我国现在的养老制度还实行双轨制,同样是退休,公务员和事业单位人员的退休金相比企业人员的退休金高出很多,这虽然有历史因素和时代背景,但其中隐藏着巨大的不公平,这种不公平已经成为养老制度改革的最大阻力。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只是谈养老金缺口和延长退休年龄的问题,而不谈如何区别对待不同群体特别是弱势群体,不谈如何破除养老双轨制,那就很难得到公众和社会舆论的理解。尤其是公务员、事业单位的养老制度改革不能总是停留在研究层面,而应该制定具体的时间表,让公众看到改革的诚意。否则,如果贸然实施延长退休年龄和养老金缴纳年限等措施,可能会引发更大的社会问题。
  “63岁退休”并非一定不可行,但如何倾听公众的声音,如何打消公众对公平的担忧,改革者需要做的工作还很多。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通信地址:中国 山东省 济南市泺源大街6号F15   邮编:250014   E-mail:wl@qlwb.com.cn
电话 新闻热线:96706   报刊发行:0531-85196329 85196361   报纸广告:0531-82963166 82963188 82963199
副刊青未了:0531-85193561   网站:0531-85193131   传真:0531-86993336 86991208
齐鲁晚报 版权所有(C)   鲁ICP备0500434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