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面人
2015年01月18日  来源:齐鲁晚报
【PDF版】
   文/陈玮
  这期的《文化人》里有两个人物:赵本山和老树。
  有人会说,这两个人八竿子打不到一起。的确,一个是荧屏上吆喝卖拐的小品王,一个是微博画风古典语言的业余画家;一个因为低俗而遭受着舆论的抨击,一个缘于纯净而享受着粉丝的追捧。身份和境遇,都处在不同的维度。
  然而他们却有共同的特质:两面。
  先说赵本山,穿着纪梵希的上衣,演奏着草根的二胡,舞台上是土得掉渣的粗布农民形象,私下里却是住豪华别墅开私人飞机的豪华派头。老树画里经常出现瘦弱的长衫书生,或倚树,或徘徊,文字干净而简单,而现实中的老树粗犷豪迈,动不动大骂“这是一个王八蛋的世界”。
  老树说,现实够麻烦的了,可你躲不开啊,那就到梦里去,在写作画画的时候,躲进一个自己的世界里歇一歇、喘口气。
  A面和B面各有不同,却都让他们找到了各自生活的坐标,然后走下去。
  赵本山在缺席中央、省、市三级文艺座谈会后,又是开会学习,又是紧跟正能量步伐,还要跟政治结合,对于人民日报“赵本山深陷‘囚笼’”的发声,也毫不反驳。在娱乐至死、快餐文化泛滥的时期,他是一张面孔;在主流文化的倡导下,赵本山又变成了另外一副面孔。
  不断变换面孔是为了生存,人只有努力适应变迁的环境,才能生存下去。与其说这是他俩人的共性,倒不如说,是所有人逃不开的生存法则。正如崔健歌里唱的那样:不是我不明白,是这世界变化快。
  但有一句老话,万变不离其宗。
  老树说,每个人都是这样,一会儿不高兴,一会儿累了,一会儿又乐得屁颠屁颠的,这就是人生的经验,这就是人性的一致,可并不见得每个人都要迎合不让自己乐的东西。
  有些东西,毕竟是不变的。比如说老树,如果自己改变不了骂过的现状,就把它在纸上写出来,寄托自己的哀思,哦,是感想。
  如今,唱《我的滑板鞋》的庞麦郎火了,包括他的歌,包括他的报道。这也是个两面人,有人说他的歌取悦了时下疯狂的人群,有人说他的报道迎合了当下病态的看客。不管怎样,这个小镇里走出的青年,环境已经改变了他的人生,从猥琐的字里行间,仍然能找到他对自信和梦想的追求。这比马桶的抽动和床上的碎屑要可贵得多。
  这个时代,我们人人都是两面人,或者,多面人。

  本稿件所含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齐鲁晚报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齐鲁晚报多媒体数字版
按日期查阅
© 版权所有 齐鲁晚报
华光照排公司 提供技术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