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从德州来 应喝古贝春
2017年07月28日  来源:齐鲁晚报
【PDF版】
    一城一酒谁为家乡代言(德州篇)
  本报记者 张贵君      

  同山东每个城市的酒场差不多,德州酒场也有很多规矩,有一条铁律很特别也很重要:逢场必喝白酒。如果一场酒下来,客人没喝一杯白酒,这场酒算是白喝了。重要酒场当然是要喝茅台和五粮液做引子,接下来的往往就是古贝春唱主流。至于普通酒场,包括政府部门的接待用酒,自然也非古贝春莫属。古贝春白板是酒场“硬通货”,在何时何地拿出来都有品位有档次。古贝春还有一款“大百年”,则是婚宴例行用酒,那瓶盛满了喜庆气氛的“大百年”,见证了无数喜宴上的觥筹交错。
  德州的酒场,就像德州人一样,侠肝义胆,淳朴爽快。在德州喝酒,不能偷懒不能耍滑,否则在业界名声将会因一场酒而“一失足成千古恨”,所以铁哥们儿之间喝酒,往往是不醉不归。有一次,我和同事老信请客户喝酒,喝的就是古贝春。客户是老信多年的好朋友老张老郑一行人,这老张老郑那是一个爽快,主陪副陪的“程序酒”还没结束,老张老郑就主动提出,这转来转去地喝酒太麻烦,“拎壶冲”也太慢,干脆人手一瓶,“吹完”再说。于是打开一箱古贝春白板,瞬间下肚。那场古贝春酒喝得,实在是“惊天地泣鬼神”,令人久久难忘。
  其实,德州不仅流行喝古贝春,还流传着古贝春董事长周晓峰的故事。老周一个河北人,15岁那年从距德州不远的故城来到武城,从在建筑工地打工开始,一步步成为武城县商业局副局长、百货大楼董事长,这不可思议的华丽转身只是第一步,随后他被派到濒临倒闭的武城县酒厂,三十年磨一剑,于是有了今天的古贝春。说起老周,熟悉他的人往往会用到“仗义”一词,古贝春酒厂的供应商和客户都知道,凡是被老周接待的客人,无论多忙,除了陪吃陪喝外,临走还一定要带上两箱古贝春酒。老周待客之道,尽显德州人风格。
  在德州,除了古贝春,还有“又一村”和“洛北春”在当地也小有名气。会品酒的人告诉你,德州产的酒都有一股“土腥味”,虽然这些年酒厂工艺改进了不少,但那种味道似乎一直在。后来我才明白,那不是什么土腥味,那是德州地道的家乡味,是德州这座城市的味道。
  当然,古贝春早已走出了德州,走向了全省和全国。前些年,在济南的大街上,随时可见古贝春的户外广告,“低度典范,高度舒适”也成了古贝春的经典广告语。而古贝春白板,也随之在省城流行开来。古贝春白板这款酒很特别,包装简单,口感清冽,尤其是酒后第二天清晨就能清醒,不头晕不误事,深得酒场人士的喜爱,以至于在一段时间,古贝春白板成了济南大小酒场的标配。这是古贝春市场营销的成功,可对于我来说,有时就颇有几分尴尬。
  那些年,同学朋友都知道我在德州上班,“你从德州来,应喝古贝春”,逢年过节或者周末聚会,这“贡献”古贝春白板的活儿,大家自然认为非我莫属。可是我跟古贝春酒厂没有业务联系,也得不到老周的赠酒,平时喝酒都是自己掏钱,要知道,一瓶古贝春白板近200元,这对工薪族来说,无论如何内心都会发颤的。天长日久下来,我就琢磨去买便宜的古贝春,东打听西打听,我找到一家古贝春老酒坊旗
舰店,我办了长期会员卡,打折后近乎批发价,在济南近200元的古贝春白板,在这家店竟然150多元就可以买到,几年下来,这“逢场就带白板”的面子有了,也省下了一大笔银子。
  是啊,我从德州来,应喝古贝春。如今,我离德州去,古贝春依然。每次见到、听到、闻到古贝春,心头都会陡升几分怀念,那一座城,那一种酒。
  我曾经在德州驻站四年多,作为一个准入门级的白酒爱好者,一说起德州,就想起古贝春,而一喝古贝春,自然就想到了那座鲁北小城。
  古贝春酒厂在德州武城县,武城又称古贝州,所以得名“古贝春”。“春”字似乎天然与酒是联姻的,在我的印象里,“密州春”、“云门春”、“寿春香”都是老家的“春”字号酒,而或许是因为我名字里有一个“贝”的部首,或许是在那个城市工作过多年,古贝春对我,则显得格外亲切。而很多对古贝春酒的记忆,也是在德州的大小酒场留下的。
本稿件所含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齐鲁晚报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网友为此稿件打分的平均分是:
齐鲁晚报多媒体数字版
按日期查阅
© 版权所有 齐鲁晚报
华光照排公司 提供技术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