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接A10版《80后作家,你们还在
2016年08月20日  来源:齐鲁晚报
【PDF版】
     (上接A10版《80后作家,你们还在写作吗》)
  不过,陈晓明也注意到,两人太封闭在自己青春类型化写作的界限里,“因此他们的写作便自我重复,他们没有去超越自己。本来他们两个都是有很强的创造力的,但是已经过去十年了,他们的作品没有多少变化。”对韩寒后来写作的《1988》,陈晓明曾直白地表示过失望之情,“十七八岁能写出来是很可贵的,但他十几年之后还写那样的东西,我觉得就不值得赞赏了。”
  “他们的文学首先是一种文化现象,随后又是一种市场商业行为,留给文学史的意义并不多,也就是说他们并没有给这个时代的文学完成自我突破做出多少艺术上的贡献。”在一次受访时,陈晓明谈及对韩寒、郭敬明未来前景的看法时表示,以他们目前的趋势来看,在文学上没有前景,“但在商业上、在扩大文学的影响力方面是有卓越贡献的。当然,他们还年轻,不排除他们哪天在文学上琢磨出另一种道道,也给文学重新开辟创新之路有所作为。但那也只能限于纯文学的小圈子,这是他们不屑于去做的。”
  在与张悦然对话时,韩寒也表达了对投入在写作上时间变少的遗憾,他在表扬了张悦然一直坚持写作后说,“相比之下我比较惭愧,因为我经常有比赛,赛车,还有电影很多事情,我自己的出版就少了很多,这点我比较惭愧。”
  实际上,对于这批从新概念作文大赛里走出的青年作家,他们的伯乐、已故《萌芽》杂志主编赵长天此前有过判断,他说,韩寒给人印象最深的,是特别有主见,不太容易接受其他人的意见。而且不会把写作放在第一位,写作倒有点像副业,“我觉得这是蛮好的,让写作回到最自然的状态。”而郭敬明是“一下子就火了,虽然我至今没明白为什么”,但他的确“商业化做得比较成功”。
  在接受齐鲁晚报记者采访时,杨庆祥表达过对“80后文学”的忧虑,“从思想、文化层面看,一代人的时间是很有限的,在一个年龄段未创造出影响时代的作品,你的时代就过去了。从历史经验上看,这是很让我担忧的。”
  张定浩在两年前就说:整体的“80后文学”的意义早已消失殆尽。他解释,或许最初的“80后写作”,只是一个意外的媒体事件,但终究成为文学自然生长与繁衍的一个环节。“时至今日,作为话题意义上的‘80后写作’已然失去了其命名的意义。”张定浩说,尽管作为思维的惯性,它还在不断被人提及,但其内涵早已被掏空。附着在这个年代语词上的“低龄”化、未成年人“天才”写作者的意义,也早已烟消云散,“这是它的不幸,更是它的万幸。”

本稿件所含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齐鲁晚报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网友为此稿件打分的平均分是:
齐鲁晚报多媒体数字版
按日期查阅
© 版权所有 齐鲁晚报
华光照排公司 提供技术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