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巩与济南名士轩
2018年05月28日  来源:齐鲁晚报
【PDF版】
   □魏敬群
  大明湖曾公祠(南丰祠)悬有一联:“北宋一灯传作者,南丰二字属先生。”曾巩(1019—1083),字子固,雅号南丰先生。北宋江西南丰人,祖籍山东,嘉祐二年进士,官至中书舍人。他是北宋著名文学家,“唐宋八大家”之一。熙宁四年(1071)夏,曾巩出任知齐州事,入主齐州知州衙门(今山东省人民政府驻地)。
  元代于钦《齐乘》载:“仁风厅,旧府治即今宪司前衙也,其后静化堂、禹功堂、芙蓉堂、名士轩、竹斋、凝香斋、水香亭、采香亭、芍药厅,并见苏(轼)曾(巩)诸公诗,今即后堂有宋元佑名士轩碑,厅西古竹犹存,芍药尚余数本。”
  曾巩之《仁风厅》一诗,有“凛凛风生寄此堂”、“白羽吹杨慰一方”等诗句,写前衙气象和披露心迹。他还作有《静化堂》《凝香斋》《水香亭》《芍药厅》等诗,描述后园景象。“偶徇一官偷禄计,便怀千里长人忧”(曾巩《喜雨》诗)。他任齐州太守期间,疏浚泉渠,建北水门,兴修水利,根绝水患,并在西湖(今大明湖)建桥修亭,同时,在紧邻西湖之州衙后园西部治堂葺斋,养花种竹,“客来但饮平阳酒,衙退常携靖节琴”(曾巩《静化堂》诗)。“平阳酒”,指汉代丞相、平阳侯曹参饮酒的故事;“靖节琴”,指无弦琴,世号靖节先生的陶渊明不解音律,却放置了一张无弦琴,每逢饮酒聚会,便假意抚弄一番。后用以为典,有舒畅闲适之意。曾巩在《齐州杂诗序》中说:“余之疲驽来为是州,除其姦强,而振其弛坏,去其疾苦,而抚其善良。未期囹圄多空,而枹鼓几熄,岁又连熟,州以无事。故得与其士大夫及四方之宾客,以其暇日,时游后园,或长轩峣榭,登览之观,屬思千里;或芙蕖芰荷,湖波渺然,纵舟上下。”在“除其姦强”方面,曾巩施以雷霆手段。齐州属内的济阳曲堤镇有一恶霸周高,“横纵淫乱,至贼杀平民,污人妇女,服器拟乘舆。高力能动权贵,州县势力反出其下,故前后吏莫敢诘。”曾巩一到任,立马将其捉拿正法。“历城、章丘民聚党数十,横行村落间,号霸王社,椎埋盗夺篡囚纵火,无敢正视者。公悉数擒致之,特配徙者三十一人,余党皆溃……至是豪宗大姓敛手莫敢动,寇欀屏迹,州部肃清,无枹鼓之警,民外户不闭,道不拾遗。”曾巩积极推行王安石的新法,极力减轻百姓徭役负担,“澄清风俗,振理颓坏,斗讼衰熄,纲纪具修,所至皆然也。”曾巩所名州衙“仁风厅”至是名实相符,“高枕四封无一事”(曾巩《阅武堂》诗),政通人和,百姓乐业,由是他心情大好,政事之余得以游园踏湖,尽享风雅。到任仅一年,曾巩已对济南滋生感情,“薄材何幸拥朱轩,窃食东州已一年……只恐再期官满去,每来湖岸合流连”的诗句披露其心声。熙宁六年(1073)夏,曾巩离任他去,“州人绝桥闭门遮留,夜乘间乃得去”(《元丰类稿·行状》)。
  宋代的齐州知州衙门,元代成为“山东东西道肃政廉访司”驻地。肃政廉访司简称“宪司”,其官署衙门俗称“宪衙”。明、清时,这里成了山东布政司署,简称“藩司”或“藩署”,负责全省的财赋、民政、人事等,乃巡抚院署下的职能部门。宋代齐州衙门后园的名士轩、静化堂等建筑在元代已倾圮不见,惟存名士轩石碑和古竹、芍药等。清代诗宗王士祯《香祖笔记》谓:“济南藩司署后临明湖,西偏,即曾子固所谓西湖也。曾守郡日,尝作‘名士轩’。轩今入署中,明时尚有古竹数竿、芍药一丛,传是宋故物。”而到了今天,园中故物惟余一株宋海棠。
  清代乾隆年间,山东布政使(亦称藩台)江兰在此地修建了“江园”。清代提督山东学政翁方纲《雪泉功德水记》称:“新安江公滋伯于济南藩署外迤西而北,捐廉俸买湖堤数十亩,引署内华笔、凤翥二池之流,汇珍珠、芙蓉诸泉,以成斯池。池上奉观音大士像,以广慈悲之旨;中奉文殊,以申祝厘之赞。其泉泓然喷氿而出,游儵荇藻,摇漾深阔,渊乎一胜境也……地旧为名士轩,南丰瓣香在焉。公复将庀材构厦,作讲舍于池旁,以育材成化焉。”雪泉即在名士轩之北(今西公界街2号),泉北则为供奉观音菩萨的寿佛楼。嘉庆九年(1804),这里成为济南书院,后来又改为济南府官立中学堂,即山东省立第一中学的前身之一。
  清代文士王培荀《乡园忆旧录》云:“人言子固不能诗,渊材恨之,来官齐州,作诗未尝不佳。宋人辑唐宋八家诗韵,子固与焉。取杜诗‘济南名士多’作名士轩,其风雅如此。今入藩署,在西园。”北宋末年儒生彭渊材尝恨“子固不能诗”,其实,曾巩擅文能诗,其现存诗四百余首,写得精深工密,颇有风致。王士祯《带经堂诗话》言:“曾子固曾判吾州,爱其山水,赋咏最多,鲍山、鹊山、华不注山皆有诗,而于西湖尤焉。”“总是济南为郡乐,更将诗兴属何人?”(曾巩《郡斋即事二首》)他在齐州任职期间作诗七十多首,如《西湖纳凉》《西湖二首》《趵突泉》《金线泉》《华不注山》《鹊山》等。在他笔下,湖、泉、山都飞扬生动,大明湖是“十顷西湖照眼明”、“碧天垂影入清光”;趵突泉是“一派遥从玉水分”、“最怜沙际涌如轮”;华不注山是“虎牙千仭立巉巉,峻拔遥临济水南”。上面还说到,名士轩之名取自唐代杜甫《陪李北海宴历下亭》的名句:“海右此亭古,济南名士多。”古历下亭在今五龙潭,唐代末年已倾圮无存。曾巩来齐州后在《鹊山亭》诗中望湖兴叹:“少陵(杜甫自号少陵野老)骚雅今谁和?”遂在齐州州衙后面的高地,重建了巍峨高大的历下亭。由于战乱,此亭到金代变为一片瓦砾。明代时,本邑著名文学家李攀龙曾在原地修葺,后来又复为荒墟。现在湖中的历下亭是清康熙三十二年(1693)山东盐运使李兴祖重建的。另外,曾巩还取杜诗另一句意,在明湖之北高地建造了北渚亭。北宋著名文学家、后任齐州知州晁补之《北渚亭赋并序》云:“北渚亭,熙宁五年集贤校理南丰曾侯巩守齐之所作也,盖取杜甫宴历下亭诗以名之,所谓‘东海驻皂盖,北渚凌青荷’者也。”一诗生两亭,可见曾巩对诗圣的崇敬之意。
  今历下亭亦建有名士轩,乃袭用曾巩州衙后园之轩名,轩内西壁嵌有唐代北海太守李邕和诗圣杜甫石刻画像。历下亭三迁,名士轩两建,中华文化之传承生生不息;大唐一星,北宋一灯,永恒的光芒照彻千古。
  “济南名士多”,创建名士轩的曾巩即是济南名士中杰出的一个。  


本稿件所含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齐鲁晚报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网友为此稿件打分的平均分是:
齐鲁晚报多媒体数字版
按日期查阅
© 版权所有 齐鲁晚报
华光照排公司 提供技术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