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池已成死水,夏天臭烘烘的
居民:清淤不解决根本,建议引泉水为珍池补源
2016年01月12日  来源:齐鲁晚报
【PDF版】
  ▲珍池已成一汪死水,池水呈绿色。
  ◥王庙池被盖在了工棚下。
     曾经有鸭子戏水捕食的珍池,如今变成一池死水。对于周边的居民来说,看着这样枯败的景象,不禁有些唏嘘。同样,对于泉城济南而言,这种能够代表泉城特色的美景变成如今的模样,也是一大损失。

文/片 本报记者 刘雅菲                  
珍池水中长满藻类,王庙池已被封
  11日中午,记者来到位于珍池街上的珍池,一圈冬青内,扇形的珍池静静地被围在当中。由于即将进行清淤,进入珍池周围的路被挡住,只能从外围看着珍池现在的样子。
  在珍池的西侧,已经都围上了围墙,西北边有一条沟渠,池水可以沿沟渠流出,但是看起来也已经被墙围住,北侧是一栋房子。
  在围墙的包围下,珍池已经成了一潭死水,水中长满了水藻,呈现没有生机的绿色。“现在是冬天,到了夏天还会有臭味。”居民张先生告诉记者。
  在珍池南侧,还有一个王庙池,在周围转了一圈,记者并没有看到这个王庙池。在居民的指引下,记者才在一个工棚当中找到了它。这个工棚就是为了珍池清淤才搭建的,在工棚内,记者看到了王庙池。围栏内的王庙池已经被封,只有石头围栏和旁边的石头牌匾告诉人们这里曾经有一汪泉水。
  这些景象让周围的居民感到十分可惜。小谭今年21岁,从她五六岁的时候就在珍池附近居住,但是珍池的美景她也只是听别人说起过,“我只是见到夏天下了大雨之后,珍池里面一池碧水看起来很秀美。估计原来的景色肯定美得多。”

失去水源补给,珍池曾被填埋
  小谭没见过的珍池美景却在居民秦先生的心中留下了永远的印记。秦先生今年已经近70岁了,从小就住在珍池附近。在他的记忆中,珍池的水曾经非常清澈,“感觉和现在的王府池子差不多,我们小时候都在那里头游泳”。
  秦先生指着珍池西侧告诉记者,曾经有一条沟渠从珍珠泉一直流到珍池,这也是珍池最主要的水源。而珍池的西侧以前是“八旗会馆”,而后来因为盖上了房子,珍池就慢慢变成这样了。
  珍池北侧墙上所刻的珍池介绍也记载了珍池近几十年的变化。根据介绍,珍池水向北经暗渠流向百花洲,注入大明湖。旧时,珍珠泉水经玉带河流入池内,池内多鱼虾,池内经常有鸭子戏水捕食。后因建珍珠泉宿舍,玉带河被截流,珍池失去重要水源补给,水质变差。1982年重修,池周以青石砌垒。1993年被填埋,后又清除淤泥,重修泉池。

居民称仅仅清淤治标不治本
  2013年,珍池曾经进行过一次清淤,如今,新一轮的清淤即将开始。
  据历下区园林局相关工作人员介绍,珍池清淤主要采取机械和人工配合的方式,将淤泥和池水整体抽出,过滤之后再注回珍池,池底和池壁由人工反复清刷,最后由吸污车和人工对淤泥进行清理和外运。“清理之后会比现在干净一些,但是因为珍池是死水,所以肯定达不到清澈见底的那种水平。”
  负责清淤的济南海王园林工程有限公司相关工作人员介绍,在珍池的池底应该有一个小的泉眼,如果清淤完成,有可能偶尔能看到冒个小泡,但是这点水对于维持珍池的水质远远不够。
  “光清淤白搭。”秦先生说,因为没有水源补给,清理完水质也好不到哪里去。
  “原来这一片有很多的明渠或者暗渠,泉水就在里面流动,从这个泉池流到那个泉池。”秦先生说,这些泉水都非常清澈。“我住的房子后面就有一条明渠,晚上睡觉的时候都能听到水哗哗地流。”说起这个情景,秦先生还是十分怀念。
  “不能光清淤,治标不治本。”居民张先生表示,“既然以前是珍珠泉的水流过来的,现在能不能想个办法让这些泉水之间再流动起来,这样才有泉城的样子。”

  本稿件所含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齐鲁晚报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网友为此稿件打分的平均分是:
齐鲁晚报多媒体数字版
按日期查阅
© 版权所有 齐鲁晚报
华光照排公司 提供技术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