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后开过四个店她就敢“折腾”
2016年01月12日  来源:齐鲁晚报
【PDF版】
     从打印社到水饺园,再到快餐店,从农村走出来的耿香苹,一直在“折腾”。她说,农村人进城没什么大本事,只能踏踏实实干活。
文/片 本报首席记者 张伟
  只挣几毛钱也送货上门
  上世纪90年代初,耿香苹走出莱芜的农村老家来到泰安,跟着舅舅学习打字,一起做打印工作。1995年,耿香苹成为泰安市某局的一名临时工,每天对着当时最古老的机械打字机打字,虽然仅有初中文化,但是爱钻研的她凭着越来越熟练的打字技术,甚至拿到比正式工都高的工资。到后来的四通打字机、286、386计算机,各种设备对于耿香苹来说,都在熟练掌握之下。
  1997年,耿香苹离开这个局,东拼西凑借了7000多块钱,开起了打印店。当时爱人也仅仅是名临时工,两口子面对没有钱、没有熟人、没有客户的困境,只能用最笨的方法起步。无论时间地点、天气状况,哪怕只能挣几毛钱,耿香苹都“送货上门”。“那时候连自行车也买不起,我就走着,就算顾客只复印一张我也去给送过去,有时候都半夜了,为了挣几块钱我也得走着去送文件。”
卖房又贷款开起时尚快餐
  打印店生意好转后,耿香苹在泰安向阳街附近开了家水饺园,生意很不错。两年后又开了一家炒鸡店。公公、婆婆相继生病,耿香苹只能关了饭店,把所有精力放在照顾老人身上。
  2014年年初,耿香苹到妹妹家串门,发现她妹妹家附近,有不少小区和机关单位,吃饭的地方却很少,于是耿香苹萌生了要开家快餐店的想法。“耿香苹狠下心,借钱、贷款、卖房,最终在岱岳区政府附近的位置,开了一家几十平的时尚快餐店。
  起步阶段的艰难,仍然让耿香苹难以忘怀。“起初充值卡系统是我们现学现做的,很多顾客的充值卡不能用,我只能挨个登记卡号、给顾客解释、重新激活。”虽然雇了很多店员,但是只要有时间,收银、打扫卫生、拌凉菜、面案,她都会亲力亲为。
  “我老跟服务员说,咱们农村孩子到城里来没什么好办法,就只能踏踏实实干活。既然出来了就没什么退路,我能做到现在,不是凭运气,而是靠努力和信誉。”耿香苹说。


  本稿件所含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齐鲁晚报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网友为此稿件打分的平均分是:
齐鲁晚报多媒体数字版
按日期查阅
© 版权所有 齐鲁晚报
华光照排公司 提供技术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