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血寻亲”,仨流浪汉找到家
市救助站167名滞留者完成DNA数据采集,将录入全国打拐信息库
2016年06月02日  来源:齐鲁晚报
【PDF版】
  二狗正与二嫂聊天,两个人都笑了。
     6月1日,通过采集血液样本进行DNA数据比对的方式,三名常年住在救助站的流浪人员找到了家。据悉,济南市救助站已与公安部门建立联合工作机制,救助站报请公安机关采集受助人员的DNA数据,而公安机关免费采集后会将相关数据录入全国打拐DNA信息库。目前,济南救助站167名长期滞站流浪人员已完成DNA数据采集。
  文/片 本报记者 王杰

有智力障碍和精神疾病
救助站里住两年

  1日上午,记者在济南市救助站北楼二层,见到了二狗、杨高、刘建军三人。他们是济南市救助站借助DNA数据帮流浪人员找到家的首次成功尝试。
  根据《民政部、公安部关于加强生活无着流浪乞讨人员身份查询和照料安置工作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规定,凡是入站的受助人员,救助站须在一定期限内报请公安机关采集其DNA数据,而公安机关收到报告后一个月内免费采集、录入全国打拐DNA信息库,并将比对结果反馈给救助管理机构。
  至于采集的方式,据市救助站工作人员石国华介绍,申报手续受理后,公安机关会发放血液收集袋,“手指一扎出血,便可完成采集。一滴血就能帮他们找到家,有点像‘滴血认亲’”。
  不过,石国华也强调:流浪人员能找到家的前提是,其DNA数据已录入信息库。“一般两种情况,其家属已报案,DNA相关信息被收集到信息库;或者流浪人员DNA信息已被采集,等待亲属报案录入。”
  据悉,二狗等仨人都是救助站老住户,平均住站时间长达两年以上。因智力障碍或精神疾病困扰,三人皆无法与外界正常交流。其中,二狗、杨高为先天智障,刘建军则患有精神疾病。
  根据公安部门反馈的比对结果:二狗DNA与河南许昌李连生一致,因家有亲人失踪,李连生曾在当地公安局做了血液采集;杨高DNA则与河南濮阳杨章府一致,杨章府也曾在当地派出所报人口失踪案;至于刘建军,其DNA与市中区所提交的违法犯罪人员王洪田一致,“他真名王洪田,德州人,曾犯过罪。”石国华说。
走失三年
母亲整天不吃不喝

  “等会儿二狗的家人就来接他,明天我们送杨高回家,下周送刘建军回家。”石国华称。
  上午8时,二狗家人来到救助站大厅。他们一行五人,四位家属,一位是二狗家乡村委会的彭主任。“昨天上午,我们得到消息,就立马从河南开车赶过来了。”彭主任说。
  见到亲人,二狗只是憨憨地笑。“狗娃长胖了,赶紧跟我回家。”二狗的二嫂贾红称,二狗名叫李狗娃,是河南省长葛市新张营村人,“从小脑子就不好使,2013年10月的一天,他自己一个人偷偷跑去长葛市里玩,之后就走丢了。”贾红称,为了找到李狗娃,全家人已经找遍了长葛市以及周边地区。
  “隔三差五我们就去派出所问,满大街贴海报,村里人外出打工也拜托帮着找找。”
  “全家人为找他操碎了心。他爸因此劳累过度去世,他妈整天不吃不喝的。”彭主任表示,村里已经为李狗娃办理了低保,“努力照顾好他跟他们家的生活”。当天上午10点,交接手续办完,李狗娃便踏上了归程。
全站流浪人员
都做了DNA数据采集

  据统计,济南市救助管理站长期滞留人员167人,已严重超负荷运转。限于救助站人力、物力资源有限,大部分住站流浪人员都被送往长清区托养机构进行托养。“大部分都是残障人员,单凭问住址、听口音等手段帮其找到家的可能性十分小;救助站只能提供临时性救助服务,这些人长期住站,大大降低了我们的救助效率。”石国华说。
  不过,石国华称:随着国家《意见》的颁布,如何帮滞站人员找到家的困境出现转机。目前,济南市民政局与济南公安部门达成工作协议,启动流浪乞讨人员的身份查询工作与善后照料安置工作。根据相关协议,对于凡是入站的受助人员,救助站须在7个工作日内报请公安机关采集其DNA数据,公安机关一个月内免费采集、录入全国打拐DNA信息库,并将比对结果反馈给救助站。
  而对于已经滞留在站的受助人员,救助站会逐批次报请公安机关采集DNA数据,公安机关免费采集后,录入全国打拐DNA信息库比对,并将比对结果反馈给救助管理机构。“李狗娃、杨高他们就是通过此方法找到了家。”石国华称,济南市救助站已报请公安机关采集167名滞站人员DNA数据,“一批一批地采集,公安机关也将分批次反馈给我们比对结果”。

本稿件所含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齐鲁晚报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网友为此稿件打分的平均分是:
齐鲁晚报多媒体数字版
按日期查阅
© 版权所有 齐鲁晚报
华光照排公司 提供技术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