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哥现场喊“献血的免费送回家”
152名献血者群像:有的父女一起来献血,有的是外地来济的打工者
2015年08月07日  来源:齐鲁晚报
【PDF版】
  ▲6日晚上9点,在位于经六路的献血车内,素不相识的市民赶来献血。  本报记者 周青先 实习生 刘海天 摄
     29岁孕妇羊水栓塞造成血站库存紧张,5小时内152名市民献了6万毫升鲜血。事情过去了一天,但济南血液供保中心的工作人员回想起来,仍然对其中的细节记忆犹新。
  而对于这152位市民来说,他们年龄、职业、收入不同,但内心的善良与爱心,却是一样的。他们虽素不相识,却因为一次“血援”结下了“血缘”。
  本报记者 李阳                   
信息发出一刻钟,首个献血者到来
  5日晚上,当第二批库存血液被运往济南妇幼保健医院后,济南血液供保中心储备的AB型血仅仅剩下了一半。“无论如何,眼前的病人是一定要救的。”供保中心主任刘绍辉内心很紧张,首先这名孕妇到底还需要多少血,谁都没谱。即使这个孕妇今晚不再需要输血,仅凭供保中心剩余的AB型血量,一旦发生其他紧急情况,就会有病人面临无血可输的情况。
  目前,济南市有5辆采血车、3个采血站。采血车全天候工作,但到了淡季,一天找不到一个献血者也是常有的事。平均下来,一辆采血车能采集七八位献血者。近年来,大学生一直是献血的主力军,在济南亦是如此。大学生放假回家,到了暑期,爱心团体组织的集体献血次数也会减少,血站的库存再度告急。而且,近日济南炎热天和阴雨天不断,市民外出的次数减少,献血的热情有一定程度的下降,这一系列因素给血站的采血工作带来诸多不便。更何况,相较其他血型,AB型血的人仅占总人数的10%-15%,因而库存更少。
  为了尽快弥补AB型血的缺额,当天下午5点15分左右,供保中心工作人员刘冰开始向媒体求助,并把消息推送到朋友圈。后来,此消息被济南市民广泛转载。
  刘冰的做法立竿见影。信息传至朋友圈后15分钟,第一位献血者便来到现场。几分钟后,一位出租车司机紧跟其后来报道。
  到晚上7点,来献血的市民越来越多,位于济南经六路的采血屋已经容纳不下,血站开始调采血车紧急支援。工作人员在大厅里摆上桌子,市民陆续排队填表。出租车司机、打工者、公务员、军人都陆续加入。在采血车面前,他们没有了身份区别,都成了“爱心献血者”。

“不管啥血型,献上也浪费不了”
  26岁的李吉新在北园大街附近做橱柜生意。当晚七点半,他还在加班工作。此时,李吉新接到妻子一个语气焦急的电话。“我从电视上看到有个孕妇急需AB型血,你不是AB型吗,听说这样的事,怎么能不管,你赶紧过去看看能不能帮上忙。”
  挂掉电话,李吉新立即喊着同事开车送自己去医院,八点他们便到了血站。那时正是献血的高峰期,同李吉新一块赶到的还有51岁的张忠宝和31岁的刘帅。由于走了些“弯路”,刘帅到达的时间晚一些。“一开始我以为是在济南妇幼保健医院呢,打车去了之后才发现不是那,路上耽误了不少时间。”
  张忠宝虽然找对了地方,可在血型上却有了差错。“我以为自己是AB血型呢,到了血站一检查是B型,来都来了,不管啥血型,献上也浪费不了。”张忠宝是辽宁铁岭来济务工的一名普通打工者,在152位献血者当中,他是一位大龄爱心人。“来献血的多数是二三十岁的年轻人,像我这个岁数的还真没几个。”
  两年前,张忠宝只身一人来济南,给别人打工,从事移动设备安装工作,每月只有两三千元的工资。晚上七点,他看到电视上的求助信息后,就再也坐不住了。“两部热线电话一直占线,我打了二十多分钟都没打进去。我穿上衣服就赶紧打车过来了,在车上我也一直不停地打。”
  “开车的那位司机也正好是AB型血,我跟他说了之后,他也去献血了。”张忠宝打车花了17.6元,司机没跟他要钱,献完血之后就走了。“当时,还有出租车司机朝着人群大喊,‘只要是来献血的,拿着献血证,我免费送回家。’”张忠宝说。
整理献血者材料时,工作人员哭了
  到晚上十点,献血高峰已过。李吉新、张忠宝、刘帅等人在等候了两个小时后,献血成功。献完血后,三人又重新回到自己的生活轨迹上,李吉新继续回单位加班,张忠宝和刘帅到家没多久就已睡着。
  而在十点半才赶到的刘爱国看来,他迟到了。40岁的刘爱国是第151位来献血的市民,也是倒数第二个。当晚,刘爱国看到微信朋友圈的推送时,已经是晚上十点半。“我正好是AB型血,就想着赶紧过来一趟吧。”看到消息前,刘爱国本打算上床睡觉,看到消息后他却睡意全无,立马从千佛山西路打车到献血站。
  十一点半刚过,第152个针头从最后一位献血者——一位女市民的血管中拔出,标志着献血工作接近尾声。而此时,血站的热线电话仍在不停响起,直到6日凌晨2点,还有人询问需不需要抽血。“长清、平阴,都有人打电话过来咨询,有些想当晚就过来,被我们婉拒。”刘冰说。
  “我们压根儿没想到来献血的市民会这么多,场面也很感人,有父女俩一起来献血的;有一位孕妇挺着大肚子,怀里抱着1岁多孩子来陪她老公献血。“时隔一天,刘冰回想起5号晚上的场面时,还是感动不已,“我们有个同事在整理材料时都是哭着完成的”。
  “之前血站也发生过这种情况,但规模都没有这次大。”刘冰觉得,病人的孕妇角色触动了很多人,毕竟孕妇急需用血的情况极为特殊。“当然晚上大家可支配时间多也是一个原因,但最主要的还是济南人所富有的爱心与同情心。”

  本稿件所含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齐鲁晚报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网友为此稿件打分的平均分是:
齐鲁晚报多媒体数字版
按日期查阅
© 版权所有 齐鲁晚报
华光照排公司 提供技术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