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笑了
2014年09月18日  来源:齐鲁晚报
【PDF版】
   □王晓冬
  父亲走了,母亲一下子变老了,像一只风中的残烛,只留那一缕游丝支撑生命,与风雨抗争。我虽看着心疼,可总是走不出父亲离开的阴影。
  我自认为是个孝顺的孩子,无论从精神还是金钱上都是尽心尽力关照父母的。那段时间,我搬了新家,孩子换了新学校,公司也由于一些变更,很多事务需要处理,去看父母的时间自然就少了许多。可就在这期间,父亲出事了——肺癌,晚期!从父亲入院治疗到离开,短短两个月的时间,我一时接受不了这个事实,内心充满了自责,于是,就把责任一股脑推在了母亲身上。在同一个问题上,人总是习惯放大别人的错误,更多地去指责别人,从而减轻自己的负罪感。我开始抱怨母亲对父亲不够关心,抱怨父亲在的时候,母亲总是跟父亲拌嘴,数落父亲的各种不是。母亲本就痛不欲生,再加上我的指责,她似乎更加苍老了。
  父亲走后的第三个月,母亲手腕骨折住院了。心力交瘁的我里里外外张罗着母亲的事情,可就是不愿看她那痛苦呻吟的表情,更不愿坐在她身边好好劝慰她。直到那天,看见母亲抚摸着父亲的相片,在默默地自责,嘴里不住地念叨着“这都是报应”时,我一下子崩溃了。我已经失去了父亲,母亲——我唯一剩下的至亲,还要让她永无休止地在忏悔和病痛中度过吗?
  父母的婚姻在通常意义上讲并不算是美满的,性格本就差异很大的他们经常会为一些家务事磕磕碰碰,成年后的我有时会疲于应付调解两位老人之间的矛盾,劝劝这个,说说那个,不免心生抱怨。甚至有时我会怀疑,他们之间还有爱吗?然而我的这一质疑从父亲临终前的那一刻起不攻自破了。
  父亲用他那细若游丝般的声音,深情地对母亲说:“我不想走,我还没跟你过够啊!”那一刻的母亲泪如雨下,而我也终于明白,爱与不爱是父母之间的事情,他们有他们的方式,做儿女的无需干涉,更无权指责,我们该做的就是陪伴,就是抚慰。
  于是,我开始试着去亲近母亲,帮她洗脸、洗脚、喂水、喂饭,试着用柔和的目光、温婉的语气与母亲交流。母亲很敏感地意识到了我的变化,焦虑的情绪平静了许多,紧皱的眉头也舒展开了。
  手术后的一天下午,我建议恢复中的母亲出去走走,母亲欣然同意了。午后的庭院,阳光明媚,天高云淡,挽着妈妈,我们母女悠然走在石板路上。猛然间,我感觉母亲似乎瘦了很多,印象中那结实浑圆的胳膊已经瘦削无力了,于是心中腾地升起一股酸楚,不由自主地喊了声“妈……”,接下来如鲠在喉,说不出话了。我下意识地使劲抱了一下母亲的胳膊,母亲看了我一眼,会心地笑了……


  本稿件所含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齐鲁晚报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齐鲁晚报多媒体数字版
按日期查阅
© 版权所有 齐鲁晚报
华光照排公司 提供技术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