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周迅PK巩俐
2014年10月30日  来源:齐鲁晚报
【PDF版】
     电视剧《红高粱》同时在四家卫视上演,山东、北京两家卫视同时破一,甫一亮相便赢得满堂彩,而很多人把喝彩给了周迅。我想周迅版“九儿”很容易获得赞誉的原因可能是:那个本来的标杆并不高,很容易超越。

  张莹          

  周迅有十年没演电视剧了,九儿,《红高粱》中绝对的女一号,已经有一个巩俐标志性地站在高处27年,周迅接手无疑是强有力的挑战。
  无独有偶,山东卫视在播出剧版《红高粱》之后,接着播放了电影版《红高粱》。我还记得当年在大学时看到“我奶奶”的情景,女同学们奔走相告里面有个“山口百惠”,那时候我们的心中,山口百惠是最最喜爱的电影明星,而中国版“山口百惠”的发现,早已压过《红高粱》“我奶奶”的精彩。当然随着这部电影获得金鸡百花中国最高奖,还捧了个金熊奖,诞生了大导演张艺谋,巩俐的“九儿”渐渐成了经典。
  这就是说,有些经典是附加了很多东西之后形成的。巩俐的“九儿”在她逐渐有了国际影响力之后,才让我渐渐忘记了“山口百惠”——在《霸王别姬》中菊仙的张扬,为爱痴狂;在《秋菊打官司》中的执拗泼辣等等,终于成就了九儿的艺术力量。现在人们评价巩俐的九儿,“从被迫出嫁的愤懑,对‘我爷爷’的惊惧和渴慕,到最后舍身殒命的无畏悲壮,当时还是新人的巩俐圆满完成任务,也成为电影史上的一个标志性角色。”这样的总结语可谓完赞!
  昨晚再看电影《红高粱》,两颗不整齐的虎牙还是让人想起了山口百惠,我想这就是周迅版“九儿”很容易获得赞誉的原因吧:那个本来的标杆并不高,很容易超越。
  电视剧版《红高粱》中的“九儿”,比电影中更加丰富、多彩。有清纯痴情的少女情怀,有失去亲人时的伤心欲绝,有为母报仇时的狠戾与决绝,有落难土匪窝时的镇定与狡黠,更有对爱情的勇敢与执着,优秀女演员遇到这样的角色,只能用“过瘾”来形容吧!而痴情、决绝、勇敢、狡黠这些形容词,在周迅过去的角色中,都能找到,而且几乎重叠在她一部接一部的影视剧中:《大明宫词》中的太平公主,《射雕英雄传》中的黄蓉,《画皮》里的狐妖小唯,《风声》中亦正亦邪的顾小梦……所以,周迅在导演郑晓龙眼里是“九儿”的不二人选,而周迅也完全能精准拿捏到人物的精髓,观众也多数能接受周迅的“九儿”,毫不吝啬地赞赏“周迅把九儿演绎得淋漓尽致,一点也不输当年的巩俐。”
  不过在我印象中,当下中国女演员,没有一个能在角色中跳出本人的气质,把自己和角色天衣无缝地重叠,即使被导演称作中国最好女演员的周迅也不例外。我看“九儿”颠轿一节,红色的画面觉得她是《画皮》中的狐狸精小唯,我女儿更直接“怎么像女鬼?”而青梅竹马的桥段,则让我想到《大明宫词》中的太平公主。当然剧本也有硬伤,“九儿”看到妈妈上吊,不是赶紧把妈妈放下来,而是转头去和土匪理论,这么小小的个子,把一干老爷们玩得团团转,而后身陷土匪窝里的九儿太过淡定,像是个老江湖。我甚至还隐约看到周迅布鞋里的内增高——
  周迅的“九儿”不是最完美的,但还算好看。总起来说,电视剧版《红高粱》是今年可圈可点的一部好剧,我更喜欢朱亚文对余占鳌这个角色的霸气演绎,这是一个没有任何节外生枝的好演员,还有饰演朱豪三的于荣光,将“半文半武,有点野蛮”的县长精彩展现,正是有这些好演员,让60多集的《红高粱》注的不是水,而是浓厚醇香的高粱酒。
  不多说了,追剧吧。

  本稿件所含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齐鲁晚报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齐鲁晚报多媒体数字版
按日期查阅
© 版权所有 齐鲁晚报
华光照排公司 提供技术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