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时秋假包苹果
2014年10月30日  来源:齐鲁晚报
【PDF版】
     徐庆春

  昨天带女儿回了趟娘家,看到村里到处都是收苹果的小贩,乡邻们用手扶拖拉机和三轮车拉着一筐筐苹果,一辆接着一辆地搬运苹果。今年的苹果价格很高,80号的苹果能卖到4元多,红彤彤的苹果映照着乡邻们朴实的面庞,他们脸上那发自内心深处的笑容璀璨夺目,喜悦之情溢于言表。此情此景,我不禁想起了儿时秋假包苹果的那些日子。
  说起包苹果,可能像我这样生长在农村的“70后”都不陌生,我的童年时代几乎每年都利用秋假包过苹果,挣点零花钱。那时候,我对于包苹果是不能够仅仅用喜欢和期盼来形容的。对于包苹果,我是无论如何也不能抵挡住其诱惑的,因为每年秋假我都会自己赚到一笔“丰厚”的工资。
  每个秋假下来,我都会得到两元至三元的收入,在那个贫穷的年代,两元钱可是个大数目。看到紧攥在手里的几元钱,我似乎看到了“六一儿童节”的雪糕和运动会的瓜子和油条。当然,像女儿这样的“00后”是怎么也不会想到我们“70后”会因为两块钱的零花钱而兴奋好几天,更不能想象一根油条居然会给儿时的我带来期盼。
  小时候的秋假有多长,现在已经记不太清楚,具体是放两个周还是一个周了。只记得秋假时,村里学校的大院里全是苹果,大人们都在山上劳作,老人和小学生则忙着包苹果挣零花钱。那时候,村里既没有现在这样宽阔的水泥路,也没有红富士苹果这个品种,只有金帅、红香蕉和小国光。每年,当苹果长到鸡蛋大小的时候,我就天天盼着苹果赶紧长大,盼着秋假快快来到,有时候我做梦都会梦到从小贩手里接过“工资”时的快乐场景。秋假里,每天早上吃完饭,我就跑到学校领包苹果的纸,然后一个苹果一张纸仔细地包好,慢慢放进筐里。记得有一天,一个手头快的同学包得比我快,我着急得午饭都不回家吃了,小贩见我如此卖力,奖励我一个菜片片,那叫一个香啊!
  虽然儿时的秋假充满着劳动的艰辛,但是心情却异常放松;虽然儿时的秋假过得异常单调,但是却让我了解到了长辈们的艰辛。现在想想,儿时秋假包苹果的经历,为我日后的勤劳和俭朴起到了很大的影响力。

  本稿件所含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齐鲁晚报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齐鲁晚报多媒体数字版
按日期查阅
© 版权所有 齐鲁晚报
华光照排公司 提供技术服务